🔥彩第147期_腾讯财经

2019-08-21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21 19:49:00

-|虽然心里早就想过再娶一个媳妇的事,而且充满了渴望,但是,他从来就没有敢把再娶媳妇当做一个简单的事儿。-|老张进到院子里,把曲先生窗下的那一只洗脸的盆子端回到屋子里,放在了炕前。-|-  老张见此,一个人去到前房柜台,见到了曲先生。-|-”  “大哥,俺失散了俺娘,无家可归,俺那村子也让日本鬼子给占了,请你给曲先生说说,收留俺吧。-|-“谁啊?”主家夫妻已经醒了,但是还没有起床,区先生问道。-|-  “没有大病,就是吃了不洁食物,淋了雨,又受了一些风寒,发热。-|-”  老张顿了顿,摆了摆手,说:“闺女,不是我不收留你,我也是逃难过来的,我的家在安东。-|-  一连两天,姑娘都是高烧不退,忽而清醒忽而迷糊,就像是打摆子一样。|-  “喂,醒醒,醒醒,你怎么了!”老张小声地喊道。|-但是,花姑却不是,她是真心的,她从内心里感谢老张大哥,感谢曲先生。|-

-||-”曲先生平和地回答道,“应该是救人之难。-||-”  花姑坚持着,又哭了起来。-||-但是冯郎中没有接,皱了皱眉头,不无感叹地说:“唉,都怨老毛子和日本人。-||-  老张忖量着,是否去告诉曲先生。-||-

-||-  见到姑娘终于醒了过来,老张露出了欣慰的笑容:“你终于醒了。-||-

-||-见冯郎中开完了方子,曲先生拿出了一枚光绪银元递给冯郎中,作为诊费。-|-  ”闺女,这是曲先生,是你的救命恩人,赶快谢谢。-|-  “闺女,你醒醒!”  闺女没有知觉,已经昏死过去。-|-要谢,你就谢谢这位张大哥,是他救了你。-|-身上非常脏,全是污渍,臭烘烘的,看不出年龄,好像是一个女人。-|-

-|“  几天来,姑娘一直昏迷不醒,迷迷糊糊之中的拉屎撒尿,已经没有了清晰的记忆。|-

-||-再说,主人家就开了这么一个店铺,卖点日用百货什么的,聊以温饱,根本就用不了许多人手。-||-  “大哥......”她嘴里哽咽着。-||-  见到老张手里的馒头,花姑眼里充满了渴望,赶忙侧了一下身子,接过来,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。-||-这天中午,做好了饭,老张又和往常一样,盛好,给花姑端到了厢房里。-||-

-||-肯定是从辽东那边躲避战火逃难过来的,可怜的闺女!你们是义举,诊费、药费就免了。-||-

-||-然后把脏衣服拿到了河沿边,清洗了一下,回到院子里晾干叠好,放在了闺女的枕边。-|-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,都不容易,顾不得许多。-|-  “你、你洗吧。-|-  “没有大病,就是吃了不洁食物,淋了雨,又受了一些风寒,发热。-|-已经好多天,她就没有正儿八经地吃过东西,饥饿的胃,就像是空虚的湾塘,她七八口就吃完了香甜的馒头,然后又端起粥碗,几乎没有喘气,昂起脖子就喝了下去,甚至都没有就咸菜。-|-

-|没有点炕桌上的油灯,老张在厢房里就着黑,摸摸索索地起了炕,开始穿衣服。|-

-||-她心里所恨的,是老毛子,是日本鬼子,是他们无缘无故地蹂躏了她的家乡,霸占了她的村庄,使她流离失所,母女分散,几近丧命。-||-这里面有着一个非常简单的因果关系,是他们救了她,给了她第二次生命,她感激他们。-||-  几天了,自从答应了与花姑结婚,老张就有一种做梦的感觉,仿佛一切都是不真实的。-||-老张很是可怜这个姑娘,不住地喂药、喂饭、喂水。-||-

-||-西厢房没有房门,是灶房,兼做储藏室,放了一些粮食、木柴和杂物,还有水缸和酸菜缸之类。-||-

-||-老张很是可怜这个姑娘,不住地喂药、喂饭、喂水。-|-  “你、你洗吧。-|-  亲切的面容,温暖的氛围,还有悲惨的经历,让花姑突然萌生了要在此长期住下去的念头,她已经厌烦了逃难路上的困苦和艰辛,害怕病饿缠身,一个人孤独地前行。-|-  “你呢?”  “四十一。-|-因为疾病和不幸,花姑已经幸运地在那张土炕上睡了十来天了,现在成为了他们的婚床。-|-

-|姑娘已经三天基本上没有怎么吃东西了,只是喝了一点药和稀粥。|-

-||-花姑只穿了一件蓝色小花的裤衩,袒露着丰满的肩膀和胸脯,胸脯就像是两只没有发开的小馒头,洁白无瑕,一圈赭色的乳晕,环绕在她坚挺的乳头周围。-||-”  说着说着,姑娘淌下了无助的眼泪。-||-俺想起了自己不幸的遭遇,想起了失散的俺娘,我的命好可伶!  看到姑娘已经好些了,曲先生又去到前台,打理自己的生意。-||-虽然年龄大一点,不就是四十来岁吗?一样的命运,共同的遭遇,嫁给他,自己的一生就有了依靠!  在曲先生奇思妙想的撮合下,两个苦命的人,老张和花姑,都同意了这桩突然而至的婚事。-||-

-||-曲先生又对老张和花姑说了几句祝福的话,四个人就开始吃起饭来。-||-

-||-  因为腹泻,淋了雨,还有高烧,姑娘一连昏睡了三天,今天总算好了一些,烧也有些退了,有了基本的意识。-|-浓密而飘散的秀发,自然地垂在肩上,乌黑油亮。-|-俺什么都能干,不会吃闲饭的。-|-已经好多天,她就没有正儿八经地吃过东西,饥饿的胃,就像是空虚的湾塘,她七八口就吃完了香甜的馒头,然后又端起粥碗,几乎没有喘气,昂起脖子就喝了下去,甚至都没有就咸菜。-|-我再开一副驱寒发汗的方子,加点黄连,煎服,一天三次,不用两天就会好的。-|-

-|  曲先生看着满脸憨厚的老张,一副坚定的样子,但是比较刚才,好像是已经有了一些动摇,见此,他征求着老张的意见:“老张,要不这样,我去给你问问闺女,看看她是什么意思,怎么样?”  面对曲先生的提议,老张的心里充满了矛盾,他混乱了,同意不是,不同意也不是。|-

-||-老张虽然对花姑充满了同情,但是没有答应。-||-  ”闺女,这是曲先生,是你的救命恩人,赶快谢谢。-||-  闺女挣扎着,想要下炕,以谢谢自己的救命恩人,但是曲先生止住了她:”不用谢,不用谢,躺着吧。-||-  老张是过来人,也是久旷之人,面对花姑细腻柔软、吹弹可破的胴体,他的心也酥了。-||-

-||-因为疾病和不幸,花姑已经幸运地在那张土炕上睡了十来天了,现在成为了他们的婚床。-||-

-||-”  “哦......姑娘疲倦地嗯了一声,眼睛挣得大大的,心中充满了疑虑。-|-  “恩人······”原来自己已经昏迷了三天,都是老张大哥在照顾自己,姑娘的心里充满了对于老张的感激。-|-甚至在吃的饭食上,老张与曲先生夫妇也是一样,没有区别,一个锅里做饭,然后分食。-|-虽然老张比花姑大着二十岁,但是这并不是障碍。-|-  吃过早饭以后,老张又去到冯郎中的诊所,依照方子抓了药。-|-

-|  “嗯。|-

-||-他现在身上穿的那件绸布夹袄,还有下身的灰色裤子,就是曲先生送给他的,干干净净,利利索索,就是有点不大合身。-||-自己虽然好心救了落难的闺女一命,但是,功劳还是在曲先生。-||-在大清的土地上,两个外国鬼子打了起来,争夺的是在中国的土地和权益,还殃及大清的百姓,这上哪儿说理去!  生活有了着落,有了安身之地,老张的心里特别地满意。-||-  几天了,自从答应了与花姑结婚,老张就有一种做梦的感觉,仿佛一切都是不真实的。-||-

-||-这是生命的奇缘,也是命运的召唤。-||-

-||-  因为腹泻,淋了雨,还有高烧,姑娘一连昏睡了三天,今天总算好了一些,烧也有些退了,有了基本的意识。-|-最后,经不起埋藏在心底、压抑多年的渴望,他竟然莫名奇妙地点了点头。-|-“老张告诉花姑。-|-他爱这个女人,这个青春的女人,这个命运送来的女人。-|-  两天以后,花姑已经完全康复如初了,完全地恢复了往日的青春朝气。-|-

-|都知道,光棍苦,尤其是在那孤寂的夜晚。|-